想象的异邦——“时空漂移”2017曾妮纸本作品巡回展•北京站

作者:中国书画研究网   出处:www.shuhuayanjiu.com   时间:2017-05-18 09:31

开幕式现场嘉宾合影

 

据艺术家介绍,《长江山水图》是其在美国期间开始创作的,但形成板块是在回国以后,进行了系统的梳理。“长江现在有着很多的问题,像工业化的危害,人类的破坏干预,工业污染、植被破坏、泥沙淤积、移民安置等,我通过一些特殊的组合表达了对母亲河的担忧。”《侥幸地暂留》、《和解的仪式》是以羽毛和瓶子作为创作题材的两个板块,也是此前曾妮较为熟知的系列,所体现的内容是衰微,展示了生命体从鲜活到死亡的过程。《自然之生机》描绘了自然界美好、生机勃勃的景象。《再造风景图》则是艺术家返回成都之后才进行的板块,曾妮在自己之前作品的印刷品上加上了新的元素,进行魔幻主义的组合。《想象的异邦》作为展览主题,也展示了艺术家的最新创作。

 

媒体采访

 

曾妮表示,“在美国期间,与故乡有着时间、空间的距离,随着记忆的光标漂移到曾经我童年的经历。像长江上的场景,石堡寨、张飞庙这些,重现浮现于我的眼前,很美好又很恍惚。创作时我结合了一些美国的山水和中国的风景,将两者进行混搭,真是有一种‘时空漂移’的感觉。那个时期的我是痛楚的,时常受到情绪的困扰并不知疲倦的进行创作,那种魔幻的组合非常自然的呈现在画面中。”

她在开幕式上如是说:感谢大家在这个本该和自己最热爱的人过节的这一天选择来观看我的展览,非常荣幸。我曾经对外宣称,我感觉太疲惫了,不太想再到北京做巡回展,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开始怯弱了,我担心自己拿不出更好的作品到文化艺术中心来亮相,因为这里有如此大量的优秀艺术家。可是最终我战胜了自己的胆怯,竭尽全力在成都展览的基础上做了新的尝试,此刻,我站在你们面前感到无比欣慰,我来了,并且我还要再来。谢谢你们

开幕式由乐视著名主持人周毅和汉方美术馆曾点女士联合主持,他们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令开幕式全场洋溢着轻松愉悦的气氛,给前来观展的嘉宾和朋友留下深刻的印象。

 

开幕式现场

 

本次展览由北京汉方智圣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主办,北京汉方美术馆承办,北京先声画廊、北京共同艺术中心、北京罗马湖国际艺术区协办,罗锦华担任策展人,师界弘担任艺术总监,管郁达任学术主持,杨卫担任特邀批评,常江担任展览统筹,曾点担任策展助理。出席开幕式的嘉宾还有著名艺术家杨千、许仲敏、刘虹,古建筑专家陆苇,油画家罗杰,俸正泉、杜老峡,雕塑家陈金庆,青年艺术家卞青、贾靖,书法家欧德顺,艺琅国际总裁谢蓉,兰空间总经理石兰,策展人、女博士唐佩贤,艺术家张婷婷、栗子、奉家丽、娜子、何红蓓、杨文萍、吴霜,汪玉涵,设计师张颖、税颖,亲友团汪建华、曾晓渝、曾筱淳等。

 

策展人罗锦华发言

 

策展人罗锦华:作为长辈,知道曾妮还是在她的孩童时代,那时她就显现出极高的绘画天赋。她的艺术家父亲曾成浩先生是我的好友,那时的我们一边自己搞创作,同时也培养热爱艺术的学生,这其中就包括我们各自的女儿。很多人说,曾妮绘画上的灵气是上天赐予和父亲的遗传,但我却看到她努力探索的过程。尤其曾妮近两年的纸本作品,带给我们完全不一样的面貌,既有女性的细腻温柔又仿佛超越了女性,画面具有很强的艺术张力!曾妮的这一批纸本水彩作品给我们呈现了一个想象的国度,她把西方的、中国的,过去的、当下的、未来的,已知的、未知的元素都天马行空地混搭在一起来表现,形成了她这一阶段独特的艺术语言和绘画风格。

 

教育家曾成怡先生发言

 

教育家曾成怡先生:曾妮的父亲曾成浩是我的长兄,他是一位才华横溢、豁达潇洒的书法家和画家,只可惜在退休不久就英年早逝。曾妮从他父亲身上继承了绘画的天赋,并且一步步地从单纯的兴趣爱好发展成执着不懈的艺术追求,最终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专业画家并进入四川大学艺术学院任教。刚一走进这个展览大厅,我的脑子里浮现着这样一个画面:一个戴着红领巾的小姑娘,肩上斜挂着一个大大的画夹,很神气地推着自行车,走在写生回家的路上......这是他的父亲的一幅油画作品,画里的小姑娘就是曾妮。如今这个小姑娘已经成为一位成熟的画家,就站在这个展厅里,她的肩上承载着他父亲对她的期望,而曾妮也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骄傲。作为她的亲人和长辈,我希望曾妮在艺术的道路上努力探索,做一个有良心的艺术家,一个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一个勤奋的艺术家。

 

学术主持,著名艺术批评家管郁达发言

 

学术主持管郁达:曾妮是个有家国情怀的艺术家。她在美国访学期间,家乡重庆暴雨成灾,洪水围城,曾妮身在加州,心在巴渝。她所绘的长江山水图作品,江山咫尺,有万里之势。对故国山河的情思,对童年往事的追忆,对环境污染的忧虑,皆倾注到画面中。曾妮游学归来,心智上有很多变化。好耍也多思,飞动却也静寂。这些纸上作品别开生面,仿佛想象出一个纸上的异邦。

 

知名作家水果严虹发言

 

著名女作家水果严虹:曾妮是个才貌双全的艺术家,我很久以前就开始对她的特别地关注,可以说我见证了她从一位新锐艺术家一步步走向成熟艺术家的全过程。曾妮的此次展览宛如是一次穿越和超越之旅!展览现场空间与作品交相辉映,布展独具匠心,为了摭挡现场的一扇门,曾妮做了一个山水装置作品,为了摭挡三扇窗,曾妮画了几组水墨系列作品。为了弥补一块漏雨的水溃,曾妮临场发挥做了一个装置作品与她画的長江系列相得益彰。这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展览!

 

汉方美术馆执行馆长、艺术家师界弘女士发言

 

曾妮给汉方美术馆馆长,艺术家师界弘签名赠书

 

汉方美术馆馆长,艺术家师界弘:曾妮是一位真诚大气、爽朗热情的艺术家,她更是一个多面手,作品涵盖油画、水彩、水墨和装置。曾妮的这批艺术作品不仅是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融合,还渗透出强烈的神秘主义色彩。曾妮又是一个特别有爱心的艺术家,她爱自己的亲友,她把展览开幕时间定在5月20号15点20分,就是隐含着“我爱你,要我爱你”,以次来表达对前来观展朋友的邀约和感激。

 

现场嘉宾合影

 

著名艺术家杨千先生:我在川大美术馆参加了曾妮这次巡回展第一站的开幕式,这次北京是第三站,我看到这一站又增加了一批新作品,包括水墨和装置,曾妮的高产和作品的多元给我印象深刻,一个艺术家作品的不断发展提高是非常重要的。祝贺曾妮!

著名艺术家许仲敏先生:曾妮的作品让人惊喜,和她本人一样都很精致,她的作品丰富又不失细腻,敏感之中浸透出一种情怀,很不错的作品。

 

四川艺术家北京联谊会会长高峡发言

 

四川艺术家北京联谊会会长高峡先生: 曾妮是我们川妹子的骄傲。看了她的这批作品,我感觉到又一个川籍艺术家即将在北京闪闪发亮,她的作品既有轻快的一面,又有厚重的一面,作品的品位很高,呈现形式也和国际接轨。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6月5日。

 

现场导览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开幕式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想象的异邦——“时空漂移”2017曾妮纸本作品巡回展•北京站

 

开幕时间:2017.05.20  1520

展览时间:2017.05.20-06.05

展览地点:汉方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何各庄顺白路28号汉方艺术区D座)

 

策 展 人:罗锦华

艺 术 家:曾 妮

学术主持:管郁达

特邀批评:杨 卫

学术支持:水 果  方敏儿  高 峡

出 品 人:莫智军

艺术总监:师界弘

展览统筹:常 江

策划助理:曾 点

 

主办单位:北京汉方智圣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

承办单位:北京汉方美术馆

协办单位:北京先声画廊、北京共同艺术中心、北京罗马湖国际艺术区

媒体支持:雅昌艺术网、99艺术网、中国书画研究网、中国国家美术网、搜藏网、文化中国、东方艺术大家、光明日报网、人民日报网、四川美术网、1314杂志、优雅杂志、《书画研究》杂志

设计:天晴朗月创意机构

 

前 言

 

作为长辈,知道曾妮还是在她的孩童时代,那时她就显现出极高的绘画天赋。她的艺术家父亲曾成浩先生是我的好友,那时的我们一边自己搞创作,同时也培养热爱艺术的学生,这其中就包括我们各自的女儿。

 

曾先生才华横溢,书法绘画均颇有造诣。性格大气、直率、真诚、热情,我们聚一起时总能听到他生动的语言和爽朗的笑声。曾妮和她父亲如出一辙,因此,她也很得朋友们的喜爱。很多人说,曾妮绘画上的灵气是上天赐予和父亲的遗传,但我却看到她努力探索的过程。尤其曾妮近两年的纸本作品,带给我们完全不一样的面貌,她用女性独特的视角观察社会、品味人生,她的笔下既有小城小景,也有大山大水,凡能触动心灵的世间万物皆可入画。既有女性的细腻温柔又仿佛超越了女性,画面具有很强的艺术张力!

 

这次展览“想象的异邦”是曾妮2017纸本作品巡回展“时空漂移”的第三站,前两站已于今年春季在成都的川大美术馆和域上和美艺术馆成功举办,包括了2016年在美国加州创作以及2017年春天在成都创作的作品。2016年,曾妮作为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绘画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应邀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艺术系做访问学者,本次展览也是她学成归来后的一次梳理与总结。

 

曾妮的这一批纸本水彩作品给我们呈现了一个想象的国度,她把西方的、中国的,过去的、当下的、未来的,已知的、未知的元素都天马行空地混搭在一起来表现,形成了她这一阶段独特的艺术语言和绘画风格。

 

曾妮正渐入佳境,收获艺术和人生的果实,她是才貌兼具的女子,她大气、真诚、优雅的个人特征和魅力自然地融入其作品中,没有矫揉造作的媚态,有的只是对人生的感悟,对生存空间的思考,对世间百态的追问。

 

曾妮的作品给了我们美的视觉享受的同时,也让我们心灵得以净化。祝愿她艺术创造力不减,持续不断地给大家呈现更优秀的作品。

                                 

                                        罗锦华

 

                                                   2017.5.10于罗马湖

 


 

 

曾妮

生于重庆

西南师大美术系学士

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

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绘画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美国斯坦福大学艺术系访问学者

 

先后在巴黎、奥斯陆、旧金山、温哥华、吉隆坡、首尔、东京、台北、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等城市参加艺术展览及活动。

 

 

 

想象的异邦——曾妮的纸上作品

 

曾妮的个性,大概还是喜欢飞动、跌宕的时候多些,虽然也有心静如水的间歇。象这些纸上的暂住,便是留痕。“临流可奈清癯”?

 

川人的所谓“好耍”,可能是嘉许一个人最好的用语罢?“好耍”不但需要才情、技艺、口才,重要的还是要有闲情,方能偶尔寄托些遐思。今天这个时代,人人都象热锅上的蚂蚁。从容不迫的画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像我,就没有一心二用的本事,常常专注一件事情到几乎自虐的地步,狼狈不堪,以致不敢轻易见人。有何从容的仪态可言?画画、作文实在是件私密的活路,又不是开酒吧。有什么办法呢?

 

“飞动”是生命勃发高蹈的状态,一个人平生得意的时光。雄姿英发,羽扇纶巾,有“吴带当风”的慷慨和潇洒。曾妮的画,特别是去国还乡画的这些纸上作品,这样的意趣和兴味随处可见。发散出来,也感染着喜欢她画的朋友。纸本水墨的妙处,便是,水与墨的流动不羁,变化无穷。“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媒材与个性的吻合,达到这样难舍难分的境地,这样的机缘巧合,对她实在是幸运。

 

去年她在彼岸异邦游学,朋友圈里虽然是无限的风光和欢娱,但却非生活落地的全部真相。漂泊久了,独处的孤寂和伤感会不时袭来。这与所谓“文化隔膜”不同。人毕竟是肉身凡胎,脆弱得如一只芦苇,假如这只芦苇又敏感多思呢?那麻烦就多了。诗人保罗•策兰说过,一个人被流放并非身在异域,而是心无所栖之痛。曾妮的这些纸上作品,有的如待敷的伤口,有的像提神的药丸,有的是安眠的夜曲,有的若海上的帆影。让我想起苦瓜和尚晚年所绘唐人诗意的册页,皆是借景抒怀,化景物为情思。寄托一类的画法,古今攸同,所不同者,曾妮所处的时空更为魔幻穿越。

 

彼时重庆洪水围城,漫延至朝天门码头,曾妮身在加州,心在巴渝。希腊智者云:阳光底下无新事;孔子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曾妮于洪水围城当天所绘的那幅作品,江山咫尺,有万里之势。故国山河的情思,童年往事的追忆,皆注到心头,见诸笔端。阳光底下的心事终究还是一场轮回。这样的画法是不是一种乡愁的治愈呢?在中国古典文学中,往事再现通常就有抚慰心灵的疗效。李义山诗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不知道曾妮是否念过李义山的诗?但从她的画中,我的确嗅出了几分黯然伤怀的乡愁。

 

曾妮自幼随父亲习画,而后又进入美术学院深造。她的手上功夫和绘画能力,堪称专精。但是艺事的极境是由技进道,这短短的一程,却非易事。有的人努力了一辈子,终于还是以画工而亡。就像庄子讲的“得鱼忘筌”,手上拿着贵重高档的电动鱼竿,终日守在水边,连鱼的影子也没见着。

 

前面我说到曾妮是“好耍”的人。身上散发着川人特有的机敏和游戏人生的才情,这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何其幸甚?艺术的本质是一种返璞归真的游戏。孔子讲,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可见艺文之道才是天地人心、宇宙大美的归宿,百川到海,万法归一,删繁就简不但需要慧眼,也需要定力和恒心。

这些纸上作品中的游戏才情不减当年。要紧的地方,分寸也拿捏得恰到好处。天赋是天性和本能,学不会的。如何通过学习将其转化为一种文化的能力?这就是一个质的飞跃了。所谓修养和趣味,大约都是培养、熏陶出来的,火候不到,画上总觉得差口气,隔着几层布帘。曾妮的画,如果拿古人品评的方式来说,好些都是能品,技艺高超,的确画得好;有的粘上些逸气,与天地精神有往来;还有些像是神来之笔,似乎得到了神灵的相助。这些都是可圈可点的地方。

 

成都是花团锦簇之城,安逸,好耍,悠游度日,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所谓“日常生活的诗意”,以中国之大,实在是找不出比成都更名副其实的所在。但就艺文而言,言不及义的抒情和甜媚,也是大忌,耍得太安逸了,花花草草的,难免油滑轻浮。所谓物极必反,成都的艺术家还得多些自省和检讨。

 

曾妮游学归来,心智上有很多变化。好耍也多思,飞动却也静寂。这些纸上作品别开生面,仿佛想象出一个纸上的异邦。记得好像是米兰•昆德拉说过:艺术家、文人都是永远生活在别处的人,他们只有心灵的故乡和祖国。曾妮这次的“出门与回家”,梦里不知身是客,纸上贪欢而已。这样的心灵开窍,是一条由技进道的新路。如同误入上帝的花园。于是我想起了前两天读到的霍斯曼的诗:

“我们将不再到林中去了,

那些月桂树都已经伐掉。”

 

想象异邦的秘境是一种创造的能力,艺术家作为道破天机者,其中必定隐藏着许多忧伤。多少次散场,在曾妮的画中我见到了以前从未见到过的国度,也见到了艺术家从未有过的忧伤。

 

管郁达

2017421日于昆明

 

 

 

 

 

异邦的想象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访学一年的日子是充实而孤独的,我常常面对着浩瀚的太平洋,脑子里却流过那条孕育了中原文化也养育了我的大河——长江。我也终于才明白父亲要我将他葬于青山之上的缘由,那是因为他的故乡已经被深埋水底,连“落叶归根”的夙愿也无法得偿,父亲是要让女儿配合他完成最后一件作品:一件有关抗争的行为艺术。而当我懂得之时,父亲曾经的爱与痛就开始传染我。

 

跨越了时间空间,我开始循着记忆的光标漂移到小时候每每在长江上旅行的场景中,那些航标灯、石堡寨、长江石、张飞庙仿佛都重新进入了我的眼帘,美好而恍惚,这自然而然成为了我创作的新题材。

至此,我开始了颇具魔幻主义色彩的创作,绘画不再是唯美加写实,变成了表现与解构,摒弃了简单直接的呐喊,变得舒缓而克制,一种持续受困扰的痛楚通过降调的方式从画面里汩汩流出,只不过依然保持着优雅姿态。

 

这条大河不仅是一条河,她与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息息相关,我希望透过我的艺术唤起人们对自然与人的思考,以及对文化和优美的尊重。

曾妮

20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