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绎大壑风韵

作者:中国书画研究网   出处:www.shuhuayanjiu.com   时间:2017-02-16 11:15

江山胜迹,大壑云起,山水林泉,为历代文人墨客所向往,目观之不足,心之慕之,诗之咏之,画之绘之。对于自然,经历了逐步认识的过程,并以山水作为游目赏心的审美对象,推崇正大气象之美。当代山水画,伴与诗词歌赋,妙笔丹青,铸就无数的山水精神,社会安定,交通便利,更使得中国山水画出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观念。诗人也好,画家也好,只有寄情于神秘的山水之中,与之真情交流、感悟,才能情景交融,笔酣墨畅,创作出别具匠心、独树一帜的佳作来,画家贾俊二十年前就开始注意到与山水亲近,算是山水的知音了,多年来他共走过太行,(再列出几处去过的名山大川? ) 每到一处,目识心记,均有写生。

 

贾俊生于河北张家口,2011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贾又福山水画工作室山水画创作研究班。作品深受李可染、贾又福大师的影响,且学有所得。他的山水作品不同于以猎奇或囿于固定的模式,而是心随墨动,境由笔生,以自己独特的手法,让宣纸承载苍润厚重的美妙意境,让观者感受现实与心中相结合的山水性情。观近期贾俊的太行山写生作品,沿着画面中的古桥流水,走进群峰之间,或云起如幻、或绝壁万仞,或飞泉瀑吼,或在扑面而来的烟岚中小憩在崖上人家。即使是写生作品,画面也给人大开大合之感,构图巧妙,独具匠心,如作品《太行深处》,以积墨法渲染出大丘大壑的雄浑苍润,突出太行的雄伟壮阔,运用皴擦点染的节奏寻找与自然节奏的契合点。运用灵活的用笔习惯,干干净净的墨色,相得益彰,创作出质朴晶莹的唯美画面,遵循中国传统的“山水质有而趣灵”的山水精神。

 

中国山水画不同于风景画,并不是对山川的简单再现,而是画家内心世界的情感再现,正所谓石涛的“夫画者,从于心者”。中国艺术论有写实和写心之说,但写心须有写生之基础,通过心动神明陶铸,而形成艺术形象。画家贾俊十分注重对“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理解,他的作品不管是宏篇大作,还是写生小品努力在尝试另一条道路的可能,以全新的角度引领读者解读山水境界,这就是他在画面中传达的灵气、大气的风韵。而不是一味地追求弄险或程式化的流行符号,着重表现山水的灵气与润泽,保持山水本身的风韵,这也许是他山水画的魅力所在。

 

山水画,是最不能应酬的。近年来,以太行山、黄山、雁荡山等等为题材的作品很多,贾俊的作品当然也有时人的影子,好在其作品的审美趣味有明显的宋元追溯,尤其对清人龚贤的追溯和理解更为深刻。贾又福先生曾说过:“以己之个性悟古人之个性,以己之创作悟古人之创作,以己之特殊悟古人之特殊”,明确了学习古人艺术规律和丰富心灵的重要性和方法;对待写生,贾又福先生有提出“宏观探道,微观探真”,“开掘大自然之妙,开掘自身情感、智慧之深,开掘笔墨形式语言之变,开掘艺术个性之微”等理论。贾俊深悟老师的教诲,他思考的如何完善自我,如何提炼艺术语言,也让我们看到他脚踏实地去求索,一手抓住传统,一手抓住生活,让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互生互动,紧紧抓住笔墨两大元素,注重个性的培养和精神的升华,心观自然、心观人生,心观笔墨,在“心观”上下功夫。这里蕴含着丰富的中国哲学思想,事实上,中国画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深受老庄哲学的影响,“圣人含道应物”、“圣人以神法道”,说的就是老庄之道。古人把画山水和观山水作为一种体道行为,贾俊也非常崇尚道家学说,他把自己的斋号命名为“牧云斋”,来自“牧云者,心乘大气,驾于云也”。艺者欲成大事,除了笔耕不辍,更需心量眼界,贾俊以老庄之道为精神乳汁,意在营造“天地有大美”,作为一种艺术精神,正如上文所说的他把灵气与大气落实到绘画上,这既是画风的追求更是修养和创作心态。

 

生活中的贾俊待人诚恳,给人温文尔雅的印象,欣赏他的作品时,使人怡悦,没有躁动之气,却因为他的风韵是集合了众家之长,体现了对传统的传承和创造性延伸到人文理念,这种感觉很舒适,传统的审美元素都含着画面里,有让人耳目一新,既非单一的取法某家,亦非东拼西凑以示丰盈,他是在古今涉猎之后的取舍,是在自己风格追求之中的博观,给我们的启示是作为一名画家要找到笔墨当随时代的生存方式,找到个性特征的审美体验,寻绎不尽的大壑风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