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宁静的情怀寄情于笔墨——评曲彦忠书法

作者:朱铁力   出处:www.shuhuayanjiu.com   时间:2013-04-05 21:38

 

  长期以来,人们对书法的审美取向争议不止,是帖的风流俊秀还是碑的拙朴劲健,至今尚无定论。历史上即便是与羲献一脉相成的书家也逐渐分为两派,一是以李世民、智永和董其昌为代表的“秀美派”,另外是以张旭、黄庭坚乃至王铎为代表的“健美派”。受时代个性观念的影响,现代人对书法的审美更趋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青年军旅书家曲彦忠始终游艺于正统之境,知其法,明其心,修其艺,并定名“三风堂””为斋号,力争体现“传统风尚”、“时代风貌”和“个人风格”之意,更是他为自己设定的学书宗旨和目标。他以自身较高的审美观为引领,始终遵循学习古人为根本,不断地在晋唐中追韵找法,在宋元里汲取文采神态。然而师古须不泥古,既要学习古人,又要站在时代的前沿。基于这一点,曲彦忠敏锐地把目光转移到当代比较成功的书法家,如张荣庆、孙晓云、张继、苗培红、李啸等,悉心研究其继承传统的共性精髓以及创新发展的变化方向,分析他们是如何在不失传统的同时体现出时代的风貌并形成个人风格。揣摩理解当代名家的用笔共性,不断升华自己的审美取向,以更高的眼界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达到雅俗共赏。
        回顾曲彦忠的学书历程,得益于他早年写春联的经历。起初,逢年过节春联总是父亲写,曲彦忠在一旁耳濡目染,跃跃欲试。上初中时父亲干脆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经过一番努力,看着自己的“书法”终于挂在了门框上,他心中充满喜悦,也在这种类似自娱自乐中逐渐熟悉了笔墨纸砚,也因亲朋好友的表扬而对书法的热爱一发不可收拾。
        时光荏苒,1992年底曲彦忠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丰富多彩的军营文化宣传工作为他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学有所用更加激励了他对书法的热爱和信心。上军校期间,曲彦忠参加了部队组织的书法培训班。他清晰的记得,文化教员程诚第一堂课讲的就是“师承”,也因此明白了书法之与写字的区别。“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学习书法要细心追根寻源。“尊古”的重要性深深地扎根在脑海里。随着课程不断地进展,书法理论和鉴赏能力也得到了提高。他不满足于课堂上的知识,先后又购买上百本书籍和音像资料,无论是枯燥的书法理论还是图文并茂的音像资料他都细心品读,吸取其精华为之所用。回顾这段时间,曲彦忠说:“书法培训不同于自由发挥,感觉是真正跨入了书法艺术殿堂的门槛”。
        说起“三风堂”,来历极其偶然。2000年,曲彦忠去河南开封接兵。工作之余,他拜访了当地一位知名的书画篆刻家,因为志趣相投,二人相谈甚欢。临别,老先生挥刀如笔刻章一枚—— “三风堂”作为斋号,寄意学书者,应追随古人风尚体现时代风貌形成个人风格。这里面包含着老先生对年轻人的劝勉和厚望,恰与曲彦忠为自己明确的努力方向暗合。从那时起,他持之以恒,笔耕不辍,渐渐形成了“俊秀流畅、清新典雅”的个人风貌。
       “转易多师是汝师”,曲彦忠深谙“外时造化,中得心源”的道理,学习书法是“手、眼、脑”升华的过程,更要脚踏实地,出入传统,不断汲取多方面的文化营养。2001年,曲彦忠挤出全部的休息时间,克服困难参加了中国书协主办的书法培训班。当时张旭光、刘文华、李松、齐振声等担任授课老师。曲彦忠在这里结识了良师益友,开阔了视野,使自己的审美等方面达到了高度。通过当代名家对自己作品的点评,书法水平有了质的飞跃。曲彦忠说:“学习书法是一个不断地修正坏毛病从而养成好习惯的过程。”有了这样的感悟,他脱离了学习书法瓶颈,进入了全新的境界。事实上从2006年开始,其“清新流畅”的风格就给读者留下极为深刻印象,这期间他的书法作品开始被媒体刊登和关注,并先后加入了市书协和省书协。
        如今,提及在书法艺术上取得的成绩,他自己总是轻描淡写。但谈起自己在部队的“板报生涯”时却津津乐道。在部队担任文化干事的四年里,他全面负责部队基层的基层文化骨干培训,其中板报和书画培训是最主要的内容。受到军校文化教员的影响,曲彦忠精心准备,把板报课讲得深入浅出有声有色。他手随心动,图文并茂,讲到哪、写到哪,设计到哪、完成到哪,最后课讲完了,一幅完整的板报也呈现在学员面前,而且真正达到课前提出的“整体感、谐调感、层次感、立体感”这一最高标准。这种喜闻乐见的讲课方式备受学员的欢迎,四年里,部队共举办了八次书画展览和板报比赛,丰富了基础文化生活,也培养了大量的基层文化骨干人才。他带的美术班子连续全师第一,并把经验在全师推广。
        即所谓“书如其人”。近年来,在北京的许多宾馆、茶楼都挂有曲彦忠的书法作品,这些作品趣味典雅,无论篆书、楷书、隶书、行书,还是笔法、字法、章法、墨法,无不融合了他的人文情怀,让欣赏者内心得到一份宁静和慰藉。自古书画大家,放笔挥毫,心无杂念,视名利如无物,随心所欲,纵情而为。我与曲彦忠认识多年,他有平淡恬静的个性,始终保持着谦虚低调的本色。宽厚与宁静是他艺术架构的基本组成,更是他艺术生命的重要源泉。当提到今后书法的创作方向时,曲彦忠信心十足:“在完善技法的同时继续深挖传统,不忘创新,使作品真正达到雅俗共赏!”


                  文/朱铁力(《书画研究》编辑,艺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