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随流俗走,敢与古人争———读师界弘画作有感

作者:散宜生   出处:www.shuhuayanjiu.com   时间:2013-03-06 14:19

中国绘画艺术历史悠久,渊源流长,经过数千年的不断丰富、革新和发展,创造出丰富多采和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的形式手法,形成了独具中国意味的绘画语言体系,在东方以至世界艺术中都具有重要的地位与影响。李可染先生有句名言: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总结起来可以归为两个字:“力”和“气”。对于传统的学习和钻研是最见功力的,这不仅要求画家“心到”、“眼到”,而且要“手到”,脚踏实地步步扎实,来不得半点机巧之心;对于创新的实现则离不开画家的勇气,师于古而不囿于古,恰如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艺术中将个人的和时代的东西表现出来。当下的情况是,认真研习传统的人少了,想绕过传统或对传统轻描淡写的人多了,试图不花气力,仅仅凭着一股“勇气”玩手段、创新意,这当然是与艺术精神背道而驰的错路子。

界弘是一位有“力”有“气”的画家,这在年轻画家中并不多见。她作画从传统入手,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家之生面,无论大幅山水,还是小幅景致,皆见有悠悠古意,款款世情。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她在山水之中循迹到了与古人相通之处,尤其是与元人的师范和参悟。

界弘画中凸显元明遗韵,占尽古画风流。他又将元画变而化之,形成了当代风格独标的国画图式。其大幅山水多是纯以水墨为之,用笔清瘦,用墨清雅,笔精墨润,气丽工颖。远山由淡墨晕染而成,层次瑾然,显然从元四家一路走来;近山详写树石,虚理云烟,用线严密精细,繁而不乱,勾写生动,置之自然,足见功力菲浅!这其中又融有其恩师陈平先生的山水迹象。

古人云:“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笔墨者无情;作画在摄情,不可使鉴画者不生情。”界弘所写山水,盖目穷造化,意念玄机,方铸成画里乾坤。画作峰山,危而无险,大而不野,处处流露出人文的亲和力来。

一个成熟的国画家“落笔要旧,景界要新”。看界弘的作品,我感觉他做得很好,她是以古人的笔墨抒写自己胸中块垒。这使她的作品在境界和气象上既远高于流俗,也不输于古人。